第41章 操阵莫问风波恶(四)
书名:梦境源力二 作者:食无言 本章字数:2314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12:31

“即便是修者的身体,有些伤害也是不可逆转的。”清浅又劝道。

“不行,一定再试一次。这一次稍微慢一点,让我好好体悟一下。”苏唐示意清浅,我没事,你检查过我的身体,只要没事,就让我继续。

清浅想了想,点了点。

两个人一用力,就把圆木又给抬了起来。

这一次速度稍慢,比上次多跑了一点的位置,苏唐就又“嗙”的一声倒了下去。

但是离完成20里的距离,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。对于一个已经昏倒三次的人来说,也许一圈,就是天堑。

这一次,清浅把针一拔,战战兢兢的说道,“绝,绝对不能再试了!”

再有毅力的修者,也要尊重生命的基本原则。否则没有智慧的修行,只会修成一只蠢驴。

“我不是犟,也不是蠢。”苏唐道,“我似乎刚刚才,想通了一些道理。”

修者的修行,感悟才是最重要的。无论任何时候,想明白了道理,对于修者来说,甚至比生命都重要。所以有典籍这样说道,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

苏唐把这个都搬了出来,清浅居然无言以对。

于是场内场外的一干人等,再次看着苏唐,抬起了圆木。

军规虽然森严,但是大家还是忍不住低呼了起来。

“天哪!这样是不行的。”

“我靠,苏公子不要命了吗!”

“队长,停下来!”

……

山河苍茫,黄沙四起,风中有朵沙做的云。

苏唐每次跌下,训练场中便溅起一股尘沙,这股尘沙,裹着一个有些瘦弱的身体,扬起,又散去;散去,又扬起。

大家的眼中已渐渐模糊,凝噎不语。

就连庞老将军,也渐渐动容。他嘴唇几次微开,却终于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时空都仿佛在这一刻凝滞,天地间好似只有这一根圆木还在动。

苏唐一头摔倒在终点线上。

这一次,他再也没有一下子,就能苏醒过来。

庞老将军把手一抬,带着大家就围了过去。这训练是可以有战损,但是抬个圆木就战损了,实在是太夸张了一点。

清浅又一针下去,苏唐终于慢慢睁眼皮。

“过了没?”醒过来的苏唐,第一句话居然问了这么一句。

七俊点点头。

苏唐虽然摔倒在终点线上,不过即便是摔倒,他也摔在了终点线的这一头。

“坚持得不错。但是,你们超时了”庞老将军又恢复到面无表情,“所以,这一科,你们的成绩是不合格。”

“什么?!”七俊楞住。

“当然是超时,这样都还不算超时,哪还有什么是超时。”庞老将军指了指旁边的香炉,计时香早已熄灭。

“这……”还是有人忍不住发出了第二声疑问。

“无论如何,超时就是超时。如果有人超时,我们还算他过,那么对于准时的,就是极大的不公平。”庞老将军指了指在场的每一个人,“对于你们,也是最大的不公平。”

“这种问题,希望大家以后不要再问。”庞老将军又道,“大家都已经是通过初考的特战士卒,应该知道,军法如山,更莫说是考核这往重要的事情。山之重,虽千万年而不改。这一次,我便多说两句。下一次的话~希望大家连半点质疑,都莫要开口。否则的话……”

大家只能把眼泪吞进肚子里,肃然归队。

“我~”苏唐挣扎着要起身,“我还可以再……”

清浅赶紧把他身子一压,紧紧的抱在怀里,“不考了不考了。一次没过,有什么关系,下次我们再来重考便是。”

她轻轻摸着苏唐的脸,浑然没觉得这样一个亲密的动作,有什么不妥。

这重考二字,对于修者来说,郑重其事的说出口,实在是千难万难。所谓重考,并不是只是简单的从这里开始而已。

而是要退出整个考核之境的所有完成阶段,重新开始。

先前所突破的关卡,取消。

先前所获得的功法,取消。

先前所得到的奖励,取消。

对于苏唐和清浅这一次的试炼来说,便是完全失败,第一,第二小关到目前为止,全部的收获,全部要回退给易数之境。

清浅所获得的天书系统,清浅第一次有可能获得七俊这么强的团队辅助,全部都要还给易数之境。

而数一数苏唐,他的超级天书,神剑小宝,甚至对于占卜之术的入门一阶,全部都要回卷,回到第一次进入时的模样。

你道是回到最初,不过是像打游戏哪般读个存档而已。

劳资按部就班,从头再打便是。

修者之境,哪里有这么简单。你初入境的实力,时间,事件,机缘,便已经全盘不同。

羲皇老头子如何评价下一次这两人组合,还会不会借给你这剑灵之剑?

剑灵小宝不出来破坏考核,何来七俊汇聚之事?

七俊在境内已经过了这一关,他们将继续考核之后的试炼,不向新的关卡冲击而去难道留在这里等你?

诸多这般,甚至在天机大阵排行榜上留下的名字,都将被一一抹去。

所以修者之路,实在是艰难无比。所以无论是谁,只要是一旦进入这种考核,便只能辟谷用功,争取直破数境,全身而退。

清浅知道这些,心里虽然无限遗憾,却知道不能把哪怕一丁点的懊恼,在言行举止中表露出来。一旦被苏唐知道,哪只怕是这小子真的连命都不要了。

清浅怀抱苏唐,让苏唐已被血色染红的脸颊枕着自己的哪团温柔,嘴里急得什么似的安慰着苏唐,“乖,我们不考了。没关系,我们下次再来。”

哪羲皇早就说过:“艰难危险纷纷来,重险重陷次第开。这一路多灾多难,自己偏偏就没信这么明显的提示。”

要拿苏唐的命去拼,清浅哪里敢赌。

她甚至连想都不敢想。

“不错,事在人为。但人力有时而尽,强求终非善事。”庞老将军点点头道,“我这便……”

“慢~”苏唐急道。

“你已不能再考!”清浅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我是你的师姐,入境考核是我的安排。这一次,你必须听我一次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